一个民营企业家被网络舆论构陷的背后

2019年01月10日15:28来源:天下国际娱乐

(记者章勇)“罗树中,你成名人了,网上有你的新闻啊!”2018年12月7日一早,湖南省益阳市民营企业家罗树中接到朋友打来的电话,罗树中楞了一下,请对方将“新闻”转给了他。

罗树中还没将“新闻”看完,陆续接到了十余个朋友的电话,有人报以同情,有的带有质疑……

“这是一篇什么样的‘新闻’啊!”罗树中说,报道里将他定位为“职业放贷人”、“耗资3000万、占地四十多亩修建豪华别墅”、“与某某系统领导关系密切”等等,写这个文章的所谓“新闻记者”却从未和他有过接触,也没有官方的权威说法,文章采用大量某人说、某律师说、某村民说等无合法来源的说法。

这样一篇严重失实、完全杜撰的“新闻”,却将他卷入了舆论的漩涡,给他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严重困扰,不到10天的时间里,有3家本有意向和他合作的公司,也开始支支吾吾。

据益阳市桃江县大栗港镇卢家村支部书记卢敏介绍,1968年出生在大栗港镇卢家村的罗树中,是湖南益阳朝阳城市建筑工程有限公司项目负责人,目前在益阳经营有两家企业,是当地颇有爱心的民营企业家,“他做了很多善事,在当地老百姓中很有口碑,结果却被别有用心的人造谣中伤、诬告陷害,我们当地村民很多都要争着向当地政府反映这个情况,请求政府严厉打击这些别有用心之人和背后的“神秘操盘手”。

1月8日,罗树中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利用网络进行人身攻击要坚决管控,决不能任其大行其道。“原来这对一个企业家有这么重大的意义。”

 

被舆论裹挟的民营企业

据记者调查,网络上有关对罗树中指责的信息,源自最早的一篇出现在2018年10月湖南一家知名传媒集团的“百姓呼声”栏目,标题为《益阳罗树中高利放贷获利数千万元逃缴巨额税款涉嫌非法经营》。

据悉,《百姓呼声》是一个网友发声的平台,开辟十余年,和当地政府一直有很良性的互动,各地政府收到这些反应后,通常会去调查核实。

“如果这份子虚乌有的恶意举报属实,相关部门也早就调查清楚。”罗树中说,后来网络上陆续又出现类似的网帖,包括《益阳罗树中高利放贷逃缴巨额税款有公务员涉嫌其中》、《神秘放贷人百起案件“百战百胜”,法院仲裁委如自家“衙门”?》等等。才开始,他觉得世间自有公理,相信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自会辨别真假。

直到2018年12月6日,一家名叫看看新闻KNEWS的一篇《湖南益阳“职业放贷人”:乡下3000万建别墅》,罗树中被彻底裹挟进了一场舆论风暴的风眼。因为不实舆论和恶意抹黑的笼罩下,从此他的正常的生活、工作被彻底打乱。“就如同前些日子重庆公交车坠江案,被冤枉的红色轿车女司机一样,他人的过失,却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渲染,受害者反倒成了罪人,真正可耻的施暴者,却借着媒体的遮掩逍遥法外!在我这里亦是如此,为农民工讨要血汗钱,反而变成了罪大恶极?”罗树中说,他后来查到看看新闻Knews由东方卫视新闻团队和上海电视台新闻团队联合出品,是上海广播电视台(SMG)新闻客户端,该稿件署名记者邓全伦。

“通篇报道的信息源几乎都是某某说,无任何一个真名实姓的真实信息源,全凭想象肆意构陷!”罗树中说,对方既没有和他本人接触,也没有官方的证明,甚至连夸大其词说他3000万乡下建别墅,也是冒用的某某村民的说法。唯一的出现了真名的信息源,就是益阳天峰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舒怡苏,此人正是之前每条网帖的举报人,他的动机和目的又是什么?“天地良心!他的话可信吗?因2009年我公司承建了天峰公司酒店公寓的项目,2010年施工完毕后我作为农民工代表,向他讨要血汗钱,天峰公司拖欠这笔工程款已长达九年之久,我们之间从2013年开始打官司至今,我公司作为申请人早已胜诉,案件已经益阳仲裁委员会于2014年依法裁决,并经过益阳赫山法院,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均已依法判决,却因天峰公司一再虚假、恶意诉讼,导致该案一拖再拖拒不履行债务,时至今日都没有执行到位,在该工程务工的农民工兄弟已经艰难度过了九个寒冬!现在又到年关,他们又该怎么办?我将向上海看看新闻和中国记者协会反映。”罗树中说。

 

他是我们村里的大好人

“什么?有人说他是坏人?我敢保证罗树中是我们村里的大好人。”湖南省益阳市桃江县大栗港镇卢家村章公村组村民张佑中闻听网上对罗树中的指责,气愤不已。他告诉记者,他和罗树中同在一个村长大,罗家兄弟虽多,却自始至终从无欺负乡邻的事,发达后又一直在报效家乡,不忘初心。

“30年前,当地交通不方便,罗树中的父亲就带领一家老老小小,带头出钱又出力,累了就在工地上休息,饿了就吃自己家带的干粮。”该镇卢家村支部书记卢敏介绍,这些年里,罗树中一直在为村里出力,有句老话叫‘要致富先修路’,村里集资修路,他不图名利带头捐款,之后又请同样捐资的乡亲吃饭,以红包的形式补偿给村民,为的是让集资修路光荣榜上大家都留个名字,又不至于有负担。

“每年看望孤寡老人、捐资助学,他一样没有少做。”张佑中说,前几年他儿子出了车祸,需要巨额医药费,罗树中赶到医院里送了一万元的爱心款后,又发动全家的兄弟姐妹捐款,之后又多次来他家里探望。

除了这些资助,罗树中还想法帮更多的乡亲过上好日子,2017年,他和兄弟回到家乡爱心捐资,投资200万元,修建了惠民健身文化广场,免费提供村民健身、休闲之用,并为贫困户解决就业问题,提供就业岗位,得到了当地村民的一致好评。

卢敏说,罗家是一个良善和勤劳致富的典范,去年召开村民代表大会,村民们一致同意推选罗树中一家参加益阳市“最美家庭”的评选,目前县里已经通过。

至于3000万的别墅,卢敏说,那根本不是罗树中的房子,是他的三个兄弟在老宅基地上修建的,没有占用别人半分土地,总造价也只有500万元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被称为“职业放贷人”的罗树中,没有任何案底,连治安拘留的处罚都没有过。卢家村驻村干部,大栗港镇司法所所长李狮证实他在司法所工作了20余年,从来没有听说过罗家和乡邻有冲突需要调停。

 

将拿起法律武器

“所有的报道里有一处真实,说我是小学毕业。”罗树中苦笑着说,他确实是很早就出来创业,这些年里一直信奉诚信做人勤劳致富的原则,吃了很多苦,虽然生意并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但是遇到纠纷时,他理性用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合法权益。卢敏介绍说,罗树中在老家也会定期邀请相关法律人士举办法律知识讲座,给大家普及法律的常识。

“他(舒怡苏)四处实名举报,有关方面也早有结论,公道自在人心,我相信党和政府能还我一个公道!”罗树中说,他真不懂为何他用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权益,却成了对方攻击的借口,但他始终相信法律,这一次他决定继续采取法律手段以此维护自身的权益,因为这正是党和国家赋予每个公民的权利。

“‘职业放贷人’和3000万建别墅这到底是什么样的逻辑?”罗树中说,通篇报道严重失衡、失实,涉嫌恶意攻击政府及司法部门,而且用这种最容易吸引人眼球的字眼,来达到引爆网络和混淆视听的目的,“我已保留相关证据,准备追究名誉侵权的相关媒体和当事人的相关法律责任。”

记者在一份2013年9月发布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中了解到,“捏造损害他人名誉的事实,在信息网络上散布,或者组织、指使人员在信息网络上散布的,即可认定为‘捏造事实诽谤他人’”,“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认定‘情节严重’: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5000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500次以上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网文作者已经构成了毁谤罪,我们将建议罗树中向法院申请刑事自诉,维护自身合法权利。” (有关情况进展,记者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