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首页
聚焦
时评
企业
人物
政策
财经
商会
专题
民企在打赢三大攻坚战中建功立业(三)
积极投身污染防治攻坚战 坚定走绿色发展道路
来源:天下国际娱乐时报王洋2018-03-12 08:31:11
特大
较大
标准
较小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上强调:"要坚决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攻坚战,使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得到人民认可、经得起历史检验。"近年来,民营企业家聚焦党和国家中心工作,紧扣重点、精准发力,用切实行动和成效,积极贡献、敢于担当,满腔热情地投身到三大攻坚战中来,以此来努力回报党中央的深切厚望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
    作为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做好污染防治工作不仅是建设美丽中国、满足人民群众美好生活向往的内在要求,也是落实中华民族永续发展“千年大计”的第一步,对经济发展方向和路径必将带来深远的影响。
    务实、聚力、贡献。近年来,民营企业家聚焦党和国家中心工作,紧扣重点、精准发力,用切实的行动和成效,积极贡献,敢于担当,走绿色发展道路,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环保就是生产力
    在去年“7·26”重要讲话中,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坚定不移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推动美丽中国建设迈出重要步伐”。为什么要将污染防治提到“攻坚战”的高度,并要求坚决打好?
    只有恢复绿水青山,才能使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可以说,污染问题既是发展问题,又是民生问题,关系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成效。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就是为了保发展、保健康、保幸福。
    “企业发展,环保先行”,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山东东明石化集团(以下简称“东明石化”)董事局主席李湘平一直带领企业走在绿色发展的道路上。
    作为我国规模最大的民营炼化企业和首批“中华环境友好企业”荣誉获得者,东明石化明确了“转型发展、跨越发展、低碳发展”的指导思想,努力打造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企业,是先进民营企业重视环保、加强防治的缩影,并取得了显著成效。
    从末端治理向源头控制转变、从借助外力向资源利用转变。东明石化坚持以环保投入为措施,每个项目建设严格落实环保设施“三同时”制度,积极探索污染治理技术,先后投资5亿元进行高标准建设、改造41套污染治理设施,为改善区域环境作出了贡献。
    “沙漠是可以治理的,沙漠是可以利用的,沙漠里可以长出绿色财富。”
    亿利资源集团(以下简称“亿利”)坚持30年治理内蒙古库布其沙漠。十八大以来的五年,是库布其治沙成效最大的五年。经过联合国科学评估,认定库布其沙漠创造绿色财富5000多亿元,修复绿化沙漠969万亩。这是联合国对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成果进行的首个评估案例,为全球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中国智慧,树立了标杆。
    亿利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王文彪认为,要把“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作为永远的价值追求,一辈子只干一件事,那就是让祖国大地上沙漠越来越少,绿水青山越来越多,创造更多的生态财富,创造更多的绿色财富。“治土、治水、治气的市场巨大,这也为企业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发展机遇。”王文彪说。
    在未来的产业变革中,要想更好地打好污染防治这一攻坚战,企业不仅需要在末端治理上多下功夫,更要从源头和生产前端践行绿色发展理念,以此带动企业更快地发展。
    效率与环保并重
    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指出,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重点是打赢蓝天保卫战,调整产业结构,淘汰落后产能,调整能源结构,加大节能力度和考核,调整运输结构。那么,民营企业在参与污染防治的过程中,如何从自身出发,调整发展模式,以适应新的发展理念?
    “农村市场未来有巨大机会。”桑德环保集团(以下简称“桑德”)董事长兼总裁文一波认为,村镇污水处理是个优质市场,但要想把市场做好,企业需要进行自我突破。
    桑德目前已经拥有的数百个乡镇项目,都需要进行系统及模式升级。在文一波看来,村镇污水处理项目更多地要强调标准化和极致化,通过技术和管理的创新来降低成本。
    农村环境问题错综复杂,水处理、固废、秸秆、再生物资回收等问题交织在一起。据文一波介绍,桑德目前在寻找一种协同模式,进行资源和服务整合,将排水、秸秆、环卫与农村物资、电商平台等结合起来一同推进,形成一个多方平衡互利的商业模型。
    在技术方面,桑德正在研发试验秸秆压缩打包、造粒的技术和设备,一边进行庄稼收割,一边出来压缩成包的秸秆或压缩颗粒,这样便于装运也节省成本。在模式方面,桑德尝试搭载农村业务网络,进行农村包裹传递,并打通农超渠道,帮助实现农产品进城。
    湖南永清环保集团(以下简称“永清”)董事长刘正军,一直以环保技术创新的角度来丈量和思考环境问题,在多领域建立了自主核心技术体系,还建成了国内一流、湖南省内最大的企业环保实验室。
    2004年,永清果断进入空气治理市场,但处境却非常尴尬,因为核心技术都掌握在欧美发达国家手中。“永清每做一个项目,技术使用费都要交1000万。”这迫使刘正军下定决心搞科研。
    投入2000余万元,经过长达两年的艰苦攻关,永清研发建立的稻米降镉的成套技术体系在6000亩规模的耕地污染治理上得到了成功验证。刘正军介绍,这套技术经过一季也就是一个耕作周期的治理,最终产出的稻米镉含量降低率达到了60%以上,能够很好地解决中度及轻度污染耕地的稻米镉超标问题。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正投身到污染防治攻坚战中来,着眼于自身的转型升级,以技术创新和精细化环境治理为切入点,通过自主研发、投资或合并等方式深度参与绿色发展,并在其中扮演重要角色。
    污染防治需多元共治
    做好污染防治,留住“绿水青山”,民营企业自当作为主力军、生力军。而要想发挥好民营企业的主力军作用,就要解决企业当前面临的各类矛盾与问题,同时也要充分调动政府相关部门,各司其职,形成治污合力。
    在李湘平看来,从绿色制造的整个链条分析、查找,当前在污染防治上还是存在着一些普遍性问题。
    比如设计环节中,设计标准与投产后环保运行标准要求不一致带来了污染防治的“先天不足”为题;研发环节中,污染防治技术科研水平偏低带来了污染防治的“相对滞后”问题;运行环节中,国家环保资金支持不足和依法治污不严带来了污染防治的“反复徘徊”问题。
    李湘平认为,要想解决企业污染防治过程中的这些问题,首先要加强“依法治污”,给企业统一的标准,各部门按照统一标准严格监督、严格管理、严格执法,将污染防治工作建设成以法律为准绳的常态化机制;其次要加强“科技治污”,建议国家从行业发展的技术创新入手,在污染源头、治理技术的设计上多下功夫、多搞研究,采用先进技术,实现节能减排的长远目标;三是要加强“激励治污”,建议国家制订环境保护、污染治理的正负激励措施,并加大监管力度。
    文一波在解决农村生活垃圾、养殖业禽畜粪便污染、农业秸秆禁烧等问题上有着自己的想法。对于农村生活垃圾,建议政府制定适合农村垃圾的分类制度;对于养殖业禽畜粪便,建议政府从政策层面对农村有机污染治理项目进行鼓励,;对于农业秸秆禁烧难问题,建议借助“互联网+”模式,实现燃料质量体系标准化,同时逐步建立各村镇级的秸秆收储运体系。“环保产业有望成为我国国民经济的重要支柱,要尽快做大做强,国家应予大力扶持。为此,建议给予污水、垃圾处理行业税收优惠,给予再生资源回收环节税收优惠和及时补贴。”文一波强调。
    复旦大学环境经济研究中心副主任李志青认为,污染防治本质上是一个“经济”问题,关系到经济发展、经济效率、经济成本。“绿色发展是倒逼经济发展实现结构转型的重要手段,是扭转资源错配的重要途径。”李志青说。“污染防治是一项系统性工程,有必要引入更有效的资源配置制度和手段,提高污染防治攻坚战的效益。要构建政府为主导、企业为主体、社会组织和公众共同参与的环境治理体系。”
    风帆高扬,再启新征程。打赢污染防治攻坚战,广大民营企业家将继续坚守匠心和创新,秉承一贯的品质追求,以持续的技术进步和模式创新,纵向延伸产业链条、横向协同跨界力量,构铸美好的生态环境,在广阔天地里大有作为,向党和人民交出合格的答卷。

版权声明
本文系作者授权天下国际娱乐发表,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
分享
更多精彩内容
请关注天下国际娱乐微信、微博号
发表评论请遵守《用户条款及隐私协议 评论(人参与,条评论)
热门评论
查看更多
网站印象 X